当前位置:主页 > 百科知识 > 教育 > 四书五经 > 内容欢迎大家投稿

[论语] 述而篇第七

时间:2014-04-05 08:38来源:未知 作者:大宝库 点击:读取中

  述而篇第七

 

  【本篇引语】

  本篇共包括38章,也是学者们在研究孔子和儒家思想时引述较多的篇章之一。它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主要内容:“学而不厌,诲人不倦”;“饭疏食饮水,曲肱而枕之,乐在其中”;“发愤忘食,乐以忘忧,不知老之将至”;“三人行必有我师”;“君子坦荡荡,小人长戚戚”;“温而厉,威而不猛,恭而安。”本章提出了孔子的教育思想和学习态度,孔子对仁德等重要道德范畴的进一步阐释,以及孔子的其他思想主张。

 

  【原文】

  7·1 子曰:“述而不作(1),信而好古,窃(2)比于我老彭(3)。”

 

  【注释】

  (1)述而不作:述,传述。作,创造。

  (2)窃:私,私自,私下。

  (3)老彭:人名,但究竟指谁,学术界说法不一。有的说是殷商时代一位“好述古事”的“贤大夫”;有的说是老子和彭祖两个人,有的说是殷商时代的彭祖。

 

  【译文】

  孔子说:“只阐述而不创作,相信而且喜好古代的东西,我私下把自己比做老彭。”

 

  【评析】

  在这一章里,孔子提出了“述而不作”的原则,这反映了孔子思想上保守的一面。完全遵从“述而不作”的原则,那么对古代的东西只能陈陈相因,就不再会有思想的创新和发展。这种思想在汉代以后开始形成古文经学派,“述而不作”的治学方式,对于中国人的思想有一定程度的局限作用。

 

  【原文】

  7·2 子曰:“默而识(1)之,学而不厌,诲(2)人不倦,何有于我哉(3)?”

 

  【注释】

  (1)识:音zhì,记住的意思。

  (2)诲:教诲。

  (3)何有于我哉:对我有什么难呢?

 

  【译文】

  孔子说:“默默地记住(所学的知识),学习不觉得厌烦,教人不知道疲倦,这对我能有什么因难呢?”

 

  【评析】

  这一章紧接前一章的内容,继续谈论治学的方法问题。前面说他本人“述而不作,信而好古”,此章则说他“学而不厌,诲人不倦”;反映了孔子教育方法的一个侧面。这对中国教育思想的形成与发展产生了很大的影响,以至于在今天,我们仍在宣传他的这一教育学说。

 

  【原文】

  7·3 子曰:“德之不修,学之不讲,闻义不能徙(1),不善不能改,是吾忧也。”

 

  【注释】

  (1)徙:音xǐ,迁移。此处指靠近义、做到义。

 

  【译文】

  孔子说:“(许多人)对品德不去修养,学问不去讲求,听到义不能去做,有了不善的事不能改正,这些都是我所忧虑的事情。”

 

  【评析】

  春秋末年,天下大乱。孔子慨叹世人不能自见其过而自责,对此,他万分忧虑。他把道德修养、读书学习和知错即改三个方面的问题相提并论,在他看来,三者之间也有内在联系,因为进行道德修养和学习各种知识,最重要的就是要能够及时改正自己的过失或“不善”,只有这样,修养才可以完善,知识才可以丰富。

 

  【原文】

  7·4 子之燕居(1),申申(2)如也;夭夭(3)如也。

 

  【注释】

  (1)燕居:安居、家居、闲居。

  (2)申申:衣冠整洁。

  (3)夭夭:行动迟缓、斯文和舒和的样子。

 

  【译文】

  孔子闲居在家里的时候,衣冠楚楚,仪态温和舒畅,悠闲自在。

 

  【原文】

  7·,5 子曰:“甚矣吾衰也!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(1)。”

 

  【注释】

  (1)周公:姓姬名旦,周文王的儿子,周武王的弟弟,成王的叔父,鲁国国君的始祖,传说是西周典章制度的制定者,他是孔子所崇拜的所谓“圣人”之一。

 

  【译文】

  孔子说:“我衰老得很厉害了,我好久没有梦见周公了。”

 

  【评析】

  周公是中国古代的“圣人”之一,孔子自称他继承了自尧舜禹汤文武周公以来的道统,肩负着光大古代文化的重任。这句话,表明了孔子对周公的崇敬和思念,也反映了他对周礼的崇拜和拥护。

 

  【原文】

  7·6 子曰:“志于道,据于德(1),依于仁,游于艺(2)。”

 

  【注释】

  (1)德:旧注云:德者,得也。能把道贯彻到自己心中而不失掉就叫德。

  (2)艺:艺指孔子教授学生的礼、乐、射、御、书、数等六艺,都是日常所用。

 

  【译文】

  孔子说:“以道为志向,以德为根据,以仁为凭藉,活动于(礼、乐等)六艺的范围之中。”

 

  【评析】

  《礼记·学记》曾说:“不兴其艺,不能乐学。故君子之于学也,藏焉,修焉,息焉,游焉。夫然,故安其学而亲其师,乐其及而信其道,是以虽离师辅而不反也。”这个解释阐明了这里所谓的“游于艺”的意思。孔子培养学生,就是以仁、德为纲领,以六艺为基本,使学生能够得到全面均衡的发展。

 

  【原文】

  7·7 子曰:“自行束脩(1)以上,吾未尝无诲焉。”

 

  【注释】

  (1)束脩:脩,音xiū,干肉,又叫脯。束脩就是十条干肉。孔子要求他的学生,初次见面时要拿十余干肉作为学费。后来,就把学生送给老师的学费叫做“束脩”。

 

  【译文】

  孔子说:“只要自愿拿着十余干肉为礼来见我的人,我从来没有不给他教诲的。”

 

  【评析】

  这一章中孔子所说的这段话,表明了他诲人不倦的精神,也反映了他“有教无类”的教育思想。过去有人说,既然要交十束干肉作学费,那必定是中等以上的人家之子弟才有入学的可能,贫穷人家自然是交不出十束干肉来的,所以孔子的“有教无类”只停留在口头上,在社会实践中根本不可能推行。用这种推论否定孔子的“有教无类”的教育思想,过于理想化和幼稚。在任何社会里,要做到完全彻底的有教无类,恐怕都有相当难度,这要归之于社会经济的发展程度。

 

  【原文】

  7·8 子曰:“不愤(1)不启,不悱(2)不发。举一隅(3)不以三隅反,则不复也。”

 

  【注释】

  (1)愤:苦思冥想而仍然领会不了的样子。

  (2)悱:音fěi,想说又不能明确说出来的样子。

  (3)隅:音yǔ,角落。

 

  【译文】

  孔子说:“教导学生,不到他想弄明白而不得的时候,不去开导他;不到他想出来却说不出来的时候,不去启发他。教给他一个方面的东西,他却不能由此而推知其他三个方面的东西,那就不再教他了。”

 

  【评析】

  在《雍也》一篇第21章中,孔子说:“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;中人以下,不可以语上也。”这一章继续谈他的教育方法问题。在这里,他提出了“启发式”教学的思想。从教学方面而言,他反对“填鸭式”、“满堂灌”的作法。要求学生能够“举一反三”,在学生充分进行独立思考的基础上,再对他们进行启发、开导,这是符合教学基本规律的,而且具有深远的影响,在今天教学过程中仍可以加以借鉴。

 

  【原文】

  7·9 子食于有丧者之侧,未尝饱也。

 

  【译文】

  孔子在有丧事的人旁边吃饭,不曾吃饱过。

 

  【原文】

  7·10 子于是日哭,则不歌。

 

  【译文】

  孔子在这一天为吊丧而哭泣,就不再唱歌。

 

  【原文】

  7·11 子谓颜渊曰:“用之则行,舍之则藏(1),惟我与尔有是夫(2)!”子路曰:“子行三军(3),则谁与(4)?”子曰:“暴虎(5)冯河(6),死而无悔者,吾不与也。必也临事而惧(7)。好谋而成者也。”

 

  【注释】

  (1)舍之则藏:舍,舍弃,不用。藏,隐藏。

  (2)夫:语气词,相当于“吧”。

  (3)三军:是当时大国所有的军队,每军约一万二千五百人。

  (4)与:在一起的意思。

  (5)暴虎:空拳赤手与老虎进行搏斗。

  (6)冯河:无船而徒步过河。

  (7)临事不惧:惧是谨慎、警惕的意思。遇到事情便格外小心谨慎。

 

  【译文】

  孔子对颜渊说:“用我呢,我就去干;不用我,我就隐藏起来,只有我和你才能做到这样吧!”子路问孔子说:“老师您如果统帅三军,那么您和谁在一起共事呢?”孔子说:“赤手空拳和老虎搏斗,徒步涉水过河,死了都不会后悔的人,我是不会和他在一起共事的。我要找的,一定要是遇事小心谨慎,善于谋划而能完成任务的人。”

 

  【评析】

  孔子在本章提出不与“暴虎冯河,死而无悔”的人在一起去统帅军队。因为在他看来,这种人虽然视死如归,但有勇无谋,是不能成就大事的。“勇”是孔子道德范畴中的一个德目,但勇不是蛮干,而是“临事而惧,好谋而成”的人,这种人智勇兼有,符合“勇”的规定。

 

  【原文】

  7·12 子曰:“富(1)而可求(2)也;虽执鞭之士(3),吾亦为之。如不可求,从吾所好。”

 

  【注释】

  (1)富:指升官发财。

  (2)求:指合于道,可以去求。

  (3)执鞭之士:古代为天子、诸侯和官员出入时手执皮鞭开路的人。意思指地位低下的职事。

 

  【译文】

  孔子说:“如果富贵合乎于道就可以去追求,虽然是给人执鞭的下等差事,我也愿意去做。如果富贵不合于道就不必去追求,那就还是按我的爱好去干事。”

 

  【评析】

  孔子在这里又提到富贵与道的关系问题。只要合乎于道,富贵就可以去追求;不合乎于道,富贵就不能去追求。那么,他就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。从此处可以看到,孔子不反对做官,不反对发财,但必须符合于道,这是原则问题,孔子表明自己不会违背原则去追求富贵荣华。

 

  【原文】

  7·13 子之所慎:齐(1)、战、疾。

 

  【注释】

  (1)齐:同斋,斋戒。古人在祭祀前要沐浴更衣,不吃荤,不饮酒,不与妻妾同寝,整洁身心,表示虔诚之心,这叫做斋戒。

 

  【译文】

  孔子所谨慎小心对待的是斋戒、战争和疾病这三件事。

 

  【原文】

  7·14 子在齐闻《韶》(1),三月不知肉味,曰:“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。”

 

  【注释】

  (1)《韶》:舜时古乐曲名。

 

  【译文】

  孔子在齐国听到了《韶》乐,有很长时间尝不出肉的滋味,他说,“想不到《韶》乐的美达到了这样迷人的地步。”

 

  【评析】

  《韶》乐是当时流行于贵族当中的古乐。孔子对音乐很有研究,音乐鉴赏能力也很强,他听了《韶》乐以后,在很长时间内品尝不出肉的滋味,这当然是一种形容的说法,但他欣赏古乐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,也说明了他在音乐方面的高深造诣。

 

  【原文】

  7·15 冉有曰:“夫子为(1)卫君(2)乎?”子贡曰:“诺(3),吾将问之。”入,曰:“伯夷、叔齐何人也?”曰:“古之贤人也。”曰:“怨乎?”曰:“求仁而得仁,又何怨。”出,曰:“夫子不为也。”

 

  【注释】

  (1)为:这里是帮助的意思。

  (2)卫君:卫出公辄,是卫灵公的孙子。公元前492年 ̄前481年在位。他的父亲因谋杀南子而被卫灵公驱逐出国。灵公死后,辄被立为国君,其父回国与他争位。

  (3)诺:答应的说法。

 

  【译文】

  冉有(问子贡)说:“老师会帮助卫国的国君吗?”子贡说:“嗯,我去问他。”于是就进去问孔子:“伯夷、叔齐是什么样的人呢?”(孔子)说:“古代的贤人。”(子贡又)问:“他们有怨恨吗?”(孔子)说:“他们求仁而得到了仁,为什么又怨恨呢?”(子贡)出来(对冉有)说:“老师不会帮助卫君。”

 

  【评析】

  卫国国君辄即位后,其父与其争夺王位,这件事恰好与伯夷、叔齐两兄弟互相让位形成鲜明对照。这里,孔子赞扬伯夷、叔齐,而对卫出公父子违反等级名分极为不满。孔子对这两件事给予评价的标准就是符不符合礼。

 

  【原文】

  7·16 子曰:“饭疏食(1)饮水,曲肱(2)而枕之,乐亦在其中矣。不义而富且贵,于我如浮云。”

 

  【注释】

  (1)饭疏食,饭,这里是“吃”的意思,作动词。疏食即粗粮。

  (2)曲肱:肱,音gōng,胳膊,由肩至肘的部位。曲肱,即弯着胳膊。

 

  【译文】

  孔子说:“吃粗粮,喝白水,弯着胳膊当枕头,乐趣也就在这中间了。用不正当的手段得来的富贵,对于我来讲就像是天上的浮云一样。”

 

  【评析】

  孔子极力提倡“安贫乐道”,认为有理想、有志向的君子,不会总是为自己的吃穿住而奔波的,“饭疏食饮水,曲肱而枕之”,对于有理想的人来讲,可以说是乐在其中。同时,他还提出,不符合于道的富贵荣华,他是坚决不予接受的,对待这些东西,如天上的浮云一般。这种思想深深影响了古代的知识分子,也为一般老百姓所接受。

 

   (责任编辑:大宝库)

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
赞助商链接
赞助商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