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百科知识 > 教育 > 四书五经 > 内容欢迎大家投稿

国风·邶风·击鼓

时间:2014-04-05 09:48来源:未知 作者:大宝库 点击:读取中

  击鼓其镗,踊跃用兵。土国城漕,我独南行。

  从孙子仲,平陈与宋。不我以归,忧心有忡。

  爰居爰处?爰丧其马?于以求之?于林之下。

  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  于嗟阔兮!不我活兮!于嗟洵兮!不我信兮!

 

  【注释】

 

  (1)镗(汤tāng):鼓声。

  (2)踊跃:操练武术时的动作。兵:武器。

  (3)“土”、“国”同义。城漕:在漕邑筑城。漕邑在今河南省滑县东南。

  (4)南行:指出兵往陈、宋。这两国在卫国之南。三四句表示宁愿参加国内城漕的劳役,不愿从军南征。

  (5)孙子仲:当时卫国领兵南征的统帅。“孙”是氏,“子仲”是字。孙氏是卫国的世卿。

  (6)陈国国都在宛丘,今河南省淮阳县。宋国国都在睢(suī)阳,今河南省商丘县南。“平陈与宋”是说平定这两国的纠纷。

  (7)不我以归:“以”和“与”通。“不我以归”就是说不许我参与回国的队伍。

  (8)有忡(充chōng):犹“忡忡”。心不宁貌。

  (9)爰(yuán):疑问代名词,就是在何处。这句是说不晓得哪儿是我们的住处。

  (10)丧:丢失。这句是说不知道将要在哪儿打败仗,把马匹丧失了。

  (11)于以:犹“于何”。以下两句是说将来在哪儿找寻呢?无非在山林之下吧。这是忧虑战死,埋骨荒野。

  (12)死生契阔:言生和死都结合在一起。契:合。阔:疏。“契阔”在这里是偏义复词,偏用“契”义。

  (13)成说:犹“成言”,就是说定了。所说就是“死生契阔”、“与子偕老”。子:作者指他的妻。下同。

  (14)于嗟:叹词。阔:言两地距离阔远。

  (15)活:读为“佸(huó)”,相会。

  (16)洵(xún):《释文》谓《韩诗》作“夐(xiòng)”,久远。末章四句是说这回分离得长远了,使我不能和爱人相会,实现“偕老”的誓言。

 

  【题解】

 

  这是卫国远戍陈宋的兵士嗟怨想家的诗。据《左传》,鲁宣公十二年,宋伐陈,卫穆公出兵救陈。十三年,晋国不满意卫国援陈,出师讨卫。卫国屈服。本诗可能和这段史事有关。揣想当时留守在陈宋的军士可能因晋国的干涉和卫国的屈服,处境非常狼狈,所以诗里有“爰丧其马”这类的话。第三章和末章都是悲观绝望的口气,和普通征人念乡的诗不尽同。

 

  【余冠英今译】

 

  擂大鼓咚咚地响,练蹦跳又练刀枪。家乡里正筑漕城,偏教我远征南方。

  孙子仲把我们率领,平定了陈宋的纠纷。回老家偏我没份,可教我心痛难忍。

  哪儿是安身之地?在哪儿丢失了马匹?丢马匹哪儿找寻?南方的一片荒林。

  生和死都在一块,我和你誓言不改。让咱俩手儿相搀,活到老永不分开。

  如今是地角天涯!想回家怎得回家!如今是长离永别!说什么都成空话!

 

  【参考译文】

 

  擂起战鼓响咚咚,战士踊跃舞刀枪。别人修路筑漕城,我独远行去南方。

  跟着统帅孙子仲,联合友邦陈与宋。不能让我同回家,满怀忧愁难自控。

  哪儿停下哪儿住?哪儿丢失那些马?哪儿能够找到它?在那深深丛林下。

  誓同生死志如金,你我约言记在心。紧紧握住你的手,白头偕老永不分。

  啊哟道路太遥远,不让相聚在一堂。啊哟离别太久长,约言难守我心伤。

(责任编辑:大宝库)
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
赞助商链接
赞助商链接